Talmudh

喜欢是乍见之欢,爱是久处不厌。
愿你在世上的一切执念都得成全。

【足球同人】孪生素数(克穆

一生以歌_qy:

写在前面:这篇算是生贺吧,之前还说过有一篇点梗,所以也算是点梗(真是懒死了orz


托马斯是我记住的第一个德国球员,也是喜欢的第一个德国球员,虽说是爱全员,但他在我心中总会有点不同的分量。


托马斯在25岁的最后一天又成为了关键先生哦~


生日快乐!!


以下正文


··································


“那么,托马斯,我们的寿星,你选哪个数字呢?”


被称作“托马斯”的卷头发年轻人的嘴角露出一个好看的弧度:“当然是13了,菲利你明知故问嘛。”


托马斯欢快的嗓音在这个空旷的、整齐的码放着学院里所有藏书的阅览室里并不显得突兀,其他几位偶尔发出若有若无声响的声源此时正和他一起,围坐在藏书室的唯一一张圆桌周围。今天是9月13日,星期日,学院藏书室的闭馆日,也是托马斯·穆勒的生日。


“米洛,你呢?”


“那我选11好了。”米洛是围坐在一起的众多教授中的年长者,他看上去温和而理性,就像他所执教的数学专业。但无论是高等代数还是几何学,这些看似枯燥的符号都能在他的教鞭下变得略带趣味,以至于有的学生这样评价他们的教授,说克洛泽教授在他看似温和的外表下藏着一颗令人捉摸不透的心。


这名学生就是托马斯·穆勒,作为文学专业唯一一名选修偏微分方程的人,在学生时代,穆勒就已经与克洛泽教授有着相当多的直接交流。穆勒认为,选择学习更深的数学问题能够帮助他训练自己的逻辑,这样也能为自己的主业提供相当多的助益。思维经常天马行空的穆勒在一些数学问题上表现出了极高的能力,这让克洛泽教授很快的注意到了这名文学高才生,也经常和他讨论一些数学上的问题。


这样的讨论直到今天还时常会有,只不过讨论的内容由单纯的数学变成了任何问题。在穆勒研究生毕业后,他也留在了学院成为了文学系的导师,直到今天做到副教授的位置。身份上的改变对他带来的最大的影响是让他认识了学院内更多的天才教授,他们凭借着对各自专业超乎寻常的热爱和对其他事业的好奇走到了一起,成为了很好的朋友。


今天他们又借着穆勒的生日聚在一起,以他们独特的游戏方式来表达对好友的生日祝愿。


“我选16号,巴斯蒂?”天体物理学教授菲利普·拉姆是这次游戏的组织者,他看上去非常年轻,但实际上要比穆勒那一届大上好几岁。他抬起头看着施魏因施泰格——他的青梅竹马,仿佛那个人再不说出号码他就要代劳的样子。


“7号。”施魏因施泰格轻松地吐出了这个数字,语气犹如他在讲台上和学生调侃其他国家的奇葩法律。


随后托尼·克罗斯——年轻的软件工程副教授,食品工程学副教授马里奥·格策,生物学副教授梅苏特·厄齐尔和其他几位教授也都选定了自己的号码。


“既然大家都选好了数字,那么我来解释一下游戏规则。”菲利普缓缓地说,“每一个数字,在不同的、特定的学科环境中都有着不同的意义,拿我的16来举例,16在数学方面可以意味着16进制,在化学领域它又代表着硫元素的原子序数。我们每个人都在不同的领域执教,各自选定的数字在不同领域也有着不同的意义。所以,一会儿从托马斯开始,每个人轮流说出一条自己选定的数字在自己执教的领域所代表的含义,不许重复,如果想不到更多含义的话就被淘汰出局。”


说完了之后他顿了顿,露出了一个令施魏因施泰格毛骨悚然的微笑——通常这个微笑出现的时候就意味着他想到了什么恶作剧。


“输了的话,每个人罚酒三杯哦~”菲利普默默的从身后拿出一个二十公分长,底面直径十公分的啤酒杯,他的身后摆着一排这样的啤酒杯。


游戏就这样在拉姆的恶趣味下开始了,第一个是寿星穆勒,显然他选择的数字对于他而言没有什么难度。年轻的副教授咧开嘴角露出一个胸有成竹的笑容:“北欧神话中,在哈弗拉宴会上,出席了12位天神。宴会当中,一位不速之客——烦恼与吵闹之神洛基忽然闯来了。这第13位来客的闯入,招致天神宠爱的柏尔特送了性命。”


“嗯,很好,这没有超出文学的范畴。”赫迪拉教授听完点了点头,“看来这酒还轮不到我们的寿星喝。”


“下一位是米洛,”拉姆尽职的做好游戏主持人的工作,他一边看着这位令人尊敬的数学系教授,一边用指肚摩挲着玻璃杯,难得的看上去像个要做恶作剧的小孩。


“11本来就是一个数字,它当然在数学领域意味着更多。先说一条的话,那么11是两位数中最小的质数。”米洛温和的回答了这个问题,转眼有些腹黑的看向拉姆,后者表示克洛泽教授明显比他的经验更多。


托马斯这时才得以从45度角的方向看向米洛,他不得不承认,这个比他年长11岁的男人身上有着无与伦比的魅力和阅历。时光固然会在他的眼角刻上痕迹,但这痕迹有如陈年的酒,韵味经久不散。克洛泽教授给他的感觉既像长者,又像伙伴,可他心里更深处对这位长者怀有一种无法言说的感情,一种不同于对长者、对伙伴的爱意。


或许是从他开始和克洛泽教授讨论一些他认为艰难而对方却认为容易的数学问题的时候,或许是从克洛泽教授随口接出他同样随口说出的德国诗人的诗的时候,或许正是在这一次次的相聚的不知不觉的片段,他开始渐渐的对米洛产生了这种感觉。这份爱意来的缓慢而历久弥新,以至于时至今日,甚至都没有人察觉,除了他自己。


“我有些口渴,”托马斯试图用酒精来微微麻痹一下自己的胡思乱想,他伸出手去拿过杯子,在拉姆准备的啤酒桶里接了一杯。但低度数的啤酒显然无法产生任何作用,于是他又坐下,用一贯的穆勒式微笑面对诸位伙伴。


“看来我们的寿星等不及了,”施魏因施泰格朝着穆勒的方向眨了眨眼,“那么让我们把啤酒接满,来祝托马斯生日快乐吧!”


菲利普把酒灌进杯子里,又把玻璃杯递给围坐在一起的教授们。每个人都端起酒杯露出了大白牙,在祝托马斯生日快乐之后把杯子里的酒喝了干净。


第一轮游戏已经结束,所有教授都轻松地通过了这一轮,在菲利普的组织下,大家又开始了第二轮的游戏。


“又是我先说,”穆勒眨了眨灰绿色的眼睛,从克洛泽教授的角度看,穆勒的虹膜异色尤为明显,两只眼睛一只偏蓝一只偏棕,好看极了。


这只小波斯猫,克洛泽看着托马斯的眼睛,不仅挑了挑嘴角。


“在遥远的东方,中国文化中,有一本书叫《周易》,13是大吉大利的数字,代表智慧超群。”


话一出口,在场的教授们都愣了神,他们没有研究过东方文明,更不要提细致到某本书中的细节了。


“我想托马斯是对的。”只有克洛泽教授点了点头。


拉姆也点了点头,“既然这样的话,托马斯第二轮也通过了。下一位,米洛。”


“11是第三组孪生素数中的第一个。”


托马斯注视在米洛身上的眼神一滞,因为他发现那位年长者的目光也注视着自己。


“米洛,能否给我解释一下什么是孪生素数?”坐在一旁的胡梅尔斯教授发问,作为一名外国语言学的专家,胡梅尔斯教授多年致力于这方面的研究,对数学方面没有什么了解也是情理之中。


“孪生素数就是指相差2的素数对,例如3和5,5和7。这个猜想正式由希尔伯特在1900年国际数学家大会的报告上第8个问题中提出,在1849年,阿尔方·德·波利尼亚克提出了一般的猜想:对所有自然数k,存在无穷多个素数对(p, p + 2k)。k = 1的情况就是孪生素数猜想。”


胡梅尔斯和其他几位教授了然的点了点头,“那么11的孪生素数就应该是13喽。”


米洛温和的点了点头,随后将手中的空玻璃杯递给了拉姆:“帮我再接一杯啤酒好吗。”


这个举动让在座的各位都十分惊讶,他们都知道,克洛泽教授是所有教授中生活最规律的人,每天晚上一定九点钟睡觉,保持着良好的运动习惯,平时几乎滴酒不沾。而现在,居然主动要求向杯子里倒满啤酒。


拉姆接过酒杯,看着黄色的液体在透明的杯子中渐渐充满,他把杯子还给米洛。后者接过啤酒来没有喝,只是紧紧的攥在手里。


“在数学中,数字有无限个,素数只是其中的一个集合。”米洛用他一贯平和的声音讲述着素数的故事,他的眼睛缓慢的扫过围坐在一起的每一位教授,“素数也有无限个,它是一个大于1的自然数,除了1和他本身之外,没有其他的自然数能够把它整除。它是孤独的,因为除了自己,它一无所有。”


米洛喝下了一口啤酒,又接着说下去,“可是有些素数不同,它们就是孪生素数。它们离的足够近,它们之间只有一个最小的质数的差距,它们不是一个数字,却是一个整体。在孪生素数的范畴,它们会永远的在一起。”


“比如3和5,比如5和7,比如……11和13。”


米洛的眼睛最终停留在托马斯的脸上,视线与他交汇,年轻的卷头发男人的心脏突然开始砰砰砰的加速跳动。


“每一对孪生素数都是一个爱情故事对吗,克洛泽教授?”


“是的,托马斯,你愿意做我的孪生素数吗?”


-The end-



评论

热度(60)

  1. Talmudh一生以歌_qy 转载了此文字
  2. 陌上花開一生以歌_qy 转载了此文字  到 chris
©Talmud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