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lmudh

喜欢是乍见之欢,爱是久处不厌。
愿你在世上的一切执念都得成全。

【豆腐丝】Forever Is Another Word

“足球最初是糖果的味道。”

“多特蒙德是家。”

有一天你也会挥手作别,不过祝你一路顺风。

Hunky Dory:

名字乱起的 并没有什么含义 因为这其实并不是一篇正儿八经的文 只是我写的一篇名为《私奔到拜仁2.0》 以格忠心和胡打脸为cp全程吐槽的文最后的尾声部分 可能cp感也不是那么强 但我写着写着还是忍不住把结局写的温暖 因为人老了就没力气啃那些虐骨头的东西了

并不敢发全文 因为涉及到对某些球员和高层的个人意见233333


----------可爱又迷人的分割线----------


那个赛季多特蒙德以罗伊斯第一个进球开场,又以他最后一个进球结束。收场的那一脚他破天荒地用一个任意球直接破门,而上一次多特蒙德以这种方式进球的还是那个已经远在慕尼黑的人。不知道为什么,罗伊斯竟突然很想打给他。于是他那么做了,电话被接起来的时候两个人的呼吸都有些乱了节奏。

 

“罗伯特,你知道吗,我总在想,为什么你们都总想着离开。究竟是我不够好还是多特蒙德不能给予你们想要的一切?”

 

他的语气有些激动,莱万知道哪怕在赛场上他永远都是那个坚强,从不愿意放弃的小火箭,骨子里他依然是一个太过于柔软的人。

 

“这不能怪你,也不是多特蒙德的问题。”莱万小心翼翼地组织着语言轻声安慰着罗伊斯,“只是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东西在改变,很多人在最后都活成了自己曾经最痛恨的模样。”

 

“所以你也是吗,”罗伊斯略带鼻音的声音在莱万面前还是染上了一些带着玩笑口吻的调皮,“变成自己最讨厌的样子?”

 

“我?”莱万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他的手撑在桌沿上漫不经心地反复滑动着,“我可能要更糟。我从没有一秒活成过自己想要的样子。”

 

罗伊斯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你知道,马尔科,”莱万有些艰难地长吁了一口气,“有时候我真希望我是个德国人。不用时刻怀揣着那点可悲的自尊,不用把荣誉和成就看得那样重。这样或许我就可以陪你久一些。”

 

他略显沉重的声音在安静而微凉的夜里一字一句地落进罗伊斯心里,罗伊斯突然觉得鼻子有些发酸。

 

“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只是安慰的话,可只要是你说的,我就忍不住相信。”

 

莱万在那一头忍不住轻声笑了出来。

 

“这并不是安慰,”他说,“我想陪着你,很久很久的那种。”

 

罗伊斯很久没出声,莱万只能听见另一边像是被子被皱巴巴地揉成一团的声音。过了一会儿罗伊斯才抽了抽鼻子闷闷地开口:

 

“那你怎么从来没让我也一起去拜仁?”

 

为什么呢?莱万想,有些事或许罗伊斯本人都从不曾察觉,但莱万在一旁却总能看得很明白。

 

“你和多特蒙德,你们是一体的,我从未想过将你们分开。”

 

“唉,”罗伊斯佯装无奈地叹了口气,可他的声音已经快活了很多,“可能也就只有你,连离开了我都找不到一个责怪你的理由。”

 

“这其实也没什么,”莱万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罗伊斯的话让他的心跳在紧张中甚至有些慌乱,“可能因为我从来没法,也从来不曾给过你什么承诺,所以失望也就相对少一些。”他的声音很轻,说着说着就变成了一种遗憾,“但有些时候,我真痛恨那个连承诺都给不了你的自己。”

 

“所以我现在应该向你把之前没给的都要回来咯?”罗伊斯反问道。

 

莱万甚至能想像得到他趴在床上抱着枕头一脸认真地问出这话的样子,突然很想伸手揉一揉他那一头柔软的金发。

 

“当然,”他温柔地说道,那一刻他感觉他们好像在彼此身边一样,交错的双手紧握着再没有距离,“只要你愿意。我保证,从现在开始,之后的每一天。永远。”

 

那一刻罗伊斯便不再怀疑了,似乎再没有理由去质问有些人究竟为什么要离开。他很清楚地明白,在这个世界上,并不存在所谓的永恒,有时候上一秒信誓旦旦的承诺在下一秒就成了娓娓动听的谎言。可倘若在某一段时间里,能够无比坚定地确信于某个人,某些信念,却也依然事件很幸福的事。

 

 

放下电话的时候,罗伊斯感到前所未有的平静。似乎对于胡梅尔斯的离开,他也没法再去愤懑再去责怪。因为这个世界上还有值得相信的东西,每每在想起来的时候都足够让人热泪盈眶。而那种信仰是与生俱来的,比任何另一种情绪都更加深刻。

 

恍恍惚惚间,他就看见了十年前第一次离开多特蒙德去往红白艾伦的自己。那时候他年少,清瘦,皮肤惨白得不带一点岁月的痕迹。他仔细地将多特蒙德的球衣叠起来,然后小心翼翼地装在背包里放好。踏出家门的那几步,他走得那样缓慢,他总忍不住回头,一遍又一遍,看着客厅的墙面上满满当当地挂着的都是他在多特蒙德的记忆。

 

罗伊斯忍不住走上前去拉住了那个眼中的不舍与眷恋快要溢出来的少年。

 

“如果知道在回来以后还是要经历分别,还是会被抛下,你还会想回到多特蒙德吗?”

 

“为什么不呢,”小马尔科在阳光下歪了歪头,无比认真地看着他,然后不假思索地说,“多特蒙德就是家啊。”

 

突然之间罗伊斯就不再难过了,好像有些东西真的从未变过,而无论时光将他的生命怎样消磨印刻,他依然还是最初的模样。

 

是啊,有什么好难过的呢?因为他知道,哪怕他还是要看着身边的人来了又走,哪怕他还是要一遍遍地去习惯再一遍遍地挥手告别,哪怕有些路终究还是只能一个人走而在那些年里他离那些所谓的荣誉依旧只能遗憾的隔着一步之遥,哪怕他从没曾实现年少时最张扬的梦想,哪怕总是会有失落,他还是很想回到多特蒙德。


-FIN.


评论

热度(49)

  1. TalmudhHunky Dory 转载了此文字
    “足球最初是糖果的味道。” “多特蒙德是家。” 有一天你也会挥手作别,不过祝你一路顺风。
©Talmud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