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lmudh

喜欢是乍见之欢,爱是久处不厌。
愿你在世上的一切执念都得成全。

【HP AU番外】梦里见

梦想成真的婚礼!

jaz:

*《混乱时期的爱情》的番外。


*过节放假总得有点表示。


*全员向的东西所以别的TAG就不打了。




---




戈德里克山谷挂着粉白相间的彩旗,空气中飘着温温柔柔的胭红牡丹香。整齐的草坪上摆放许多浅色的椅子,排成教堂里的模样,为这场黄金十年里的婚礼默默准备着。


 


老绍尔先生忙前忙后好几天,几乎要把对角巷里所有的婚礼用品一抢而空。就连超凡成衣店和摩金夫人长袍店里也聚集了许多前来定制礼服长袍的人。摩金夫人稍稍打听了下,这些新客人竟都是为了小绍尔的婚礼而来。


 


婚礼这天,小绍尔的头发安稳固定在脑袋上,在镜子前仔细整理穿在自己身上剪裁合体的婚礼长袍。白色的长袍点缀着浅粉的领结,很配他太太的婚纱。这件礼服长袍还是他好说歹说从圣芒戈的魔咒伤害科把身为治疗师的德拉科挖去巴黎陪他一同买的。


 


马尔福家总在这方面很有品味。


 


挖走德拉科的这天,卢卡斯本想偷偷把人带走不留痕迹。圣芒戈他太熟悉了,熟悉到这里哪个转角有个在飞路网系统中的壁炉都记得清清楚楚。只是也不知是不是运气不好,竟撞见魔咒伤害科的科长菲利普·拉姆。作为德拉科的顶头上司,菲利普自然是谴责卢卡斯这种偷走自己科室治疗师的做法。


 


他问原因。卢卡斯只好承认是自己要结婚了,请德拉科过去帮他参考婚礼长袍。没有别的要求,只希望不要买成牧师长袍。德拉科听到他这么说,立刻恶狠狠瞪了卢卡斯一眼。他还记得四年级圣诞舞会上被格兰杰嘲笑成牧师长袍的窘境。


 


虽然菲利普最后还是放走他们去巴黎挑选礼服,可卢卡斯还是心存怨言。


 


撇撇嘴,路上同德拉科吐槽。“这要是魔咒伤害科的科主任是索尼娅阿姨就不会出这种事了。”想起以前索尼娅·高迪诺做科主任时卢卡斯狐假虎威的模样,便轻笑出声,“可惜啊,索尼娅阿姨现在位居高位,是圣芒戈医院的院长了……早知道就直接去院长办公室找她给你批假条了。”


 


德拉科懒得搭理他。两人行走在伦敦的马路上,迎面走来两个金发碧眼的小姑娘手挽着手,有说有笑从他们身边路过。一个卷发垂落腰际,一个直发披在肩头。德拉科回头看了一眼,用手肘捅了捅卢卡斯,问道,“刚刚路过的两个人……好像是阿斯托利亚和德拉库尔家的加布里吧。”


 


卢卡斯想了想,记起阿斯托利亚是格林格拉斯家的小女儿,毕业于斯莱特林学院,在学校的时候经常跟在她姐姐身后东问西问。也是个讨人喜欢的姑娘。如果没有意外,可能在不久之后成为德拉科的未婚妻。


 


他耸耸肩,“不太懂你们二十八个古老纯血统家族之间的事。”


 


卢卡斯把目光从镜子中挺括的身影抽回,转身看向揣着他婚礼戒指的伴郎詹卢卡。


 


詹卢卡现在本该跟着博物学家纽特·斯卡曼的孙子一起在亚马孙原始森林里发现美洲的神奇动物,但请贴一张寄到他驻扎的营地里。仔细一看,原是自己多年老友的婚礼请帖。向小斯卡曼请了假,远赴英伦,自告奋勇成了婚礼的伴郎。


 


草坪上,托马斯在给孩子们进行小型烟花表演,从女眷中远远把正同赫敏聊天的丽莎叫过来。丽莎穿了条红裙子,头发软软盘在脑后。不太乐意于开怀的谈话被打断,走到托马斯身边,还没来得及问自家小丈夫发生了什么事,只见自家小丈夫伸出手在自己耳边挥了挥,一只会飞的烟花小火龙便出现在他们的眼前,引得围观孩子们阵阵惊呼。


 


丽莎笑颜逐开,轻轻敲了敲托马斯的头,假装生气道,“没事我就走啦。”托马斯夸张的行了个鞠躬礼,又从指间变出一朵玫瑰,别在丽莎鬓间。吻了吻妻子的脸颊,轻轻放她回到女眷中去了。


 


孩童前奔后跑,嬉戏打闹。


 


不远的池塘边,穆勒家的小女儿在灌木间散步,看见草坪上那只烟花做成的小火龙,口是心非地指着那只小火龙对身边一位像是湖中仙女一样的金发姐姐道,“我爸爸又在对妈妈献殷勤了。”湖中仙女一样的姐姐扫了扫耳边的金发,露出耳朵下挂着胡萝卜形状的耳环,声音空灵,“你妈妈可真幸福。”


 


两人散步没一会,赫敏便从草坪上匆匆跑来,她远远对她们挥了挥手,对着那个金发女人喊道,“卢娜!你猜谁来了!是纽特·斯卡曼的孙子!”


 


彼时,魔法部受邀的职员也陆陆续续到场。柳克丽霞·克洛泽高级次长在戈德里克山谷同索尼娅夫人撞见,两人相熟,多聊了几句。年长的老妇人看着皱纹逐渐爬上索尼娅夫人的脸颊,半是欣慰半是唏嘘,“你父亲若是看到你今天的成就一定会很开心的,高迪诺院长。”


 


索尼娅夫人笑笑,问她米洛最近回来了没有。柳克丽霞摇摇头,把想念的目光投向西南方向,“他回埃及做解咒员了。不过我也想明白了,既然在埃及做解咒员是他的心愿,我为什么要组织我孙子的梦呢。儿孙自有儿孙福,随他去了。”说着,瞥见一身伴郎服的詹卢卡在招揽宾客,道:“说不定过几年你也能抱上孙子。”


 


索尼娅夫人浅笑,轻轻摇了摇头,“我还不知道有没有这个福分呢。”


 


原本只有大女儿一个人常年奔波在外,如今小儿子也奔了后尘,非得跟着纽特·斯卡曼家的孙子做什么博物学家。一年到头,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不过转念一想,也如同柳克丽霞所说的一样。


 


他们都在追逐自己的梦想,他们都现实生活充实活的精彩。


 


说到大女儿茱莉娅,就连索尼娅夫人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这个大女儿现在何处。大概昨天还在国际魔法协会风光吧。自从沙菲奇家族血液里被诅咒的疾病被卢卡斯的研究治愈之后,茱莉娅日益无法无天起来。从英国魔法界一直招摇到国际魔法界。若不是斯莱特林历代学生名册上写着她茱莉娅·高迪诺的大名,旁人还以为这是个格兰芬多的律政俏佳人。


 


索尼娅·沙菲奇·高迪诺,没有哪一天不为自己的一双儿女头疼脑热的。


 


卢卡斯给老交情高迪诺家留了三张席位,希望索尼娅夫人能把她那不见踪影的女儿儿子都带来。詹卢卡倒是爽快,直接跑去做了伴郎。胸口沉甸甸揣着老友一生之中或许最为重要的东西——婚礼戒指。


 


索尼娅夫人联系不上茱莉娅,而詹卢卡也作为伴郎不需要坐在宾客中间。眼看着三张席位,只有自己占了一份,颇为无奈之际,自己的小叔子马西莫和妹妹西尔维娅又在眼前溜达而过。直接把这对腻歪的小情人抓壮丁抓来参加卢卡斯的婚礼。


 


说来颇为尴尬,马西莫是老高迪诺的弟弟,而西尔维娅是索尼娅的妹妹。自从他们在一起后,很长一段时间里,茱莉娅和詹卢卡不知道该称呼这两位。


 


是该从父亲毛里奇奥·高迪诺这边称呼马西莫为叔叔,西尔维娅为婶婶?还是该从母亲索尼娅·沙菲奇这边称呼西尔维娅为姑姑,马西莫为姑父?


 


被搞糊涂的两个孩子索性心一横,就当他俩没有在一起。原本该怎么称呼还是怎么称呼。


 


爱尔兰小仙子吹响号角,婚礼正式开始。


 


花童撒着花瓣从长长红地毯上跑过。卢卡斯一身白衣站在红地毯尽头,对面是他的妻子挽着父亲,露出甜甜的微笑。浅粉色的钻石项链很衬她的绿眼睛,浅褐色的头发一半盘在头纱里,肩头垂着几缕可爱俏皮的卷发。


 


人群中长春花蓝色礼服的西尔维娅挽着马西莫,看着眼前的金童玉女,又是羡慕又是嫉妒。刁蛮的二小姐撇撇嘴,抬头看着近几年逐渐沉稳的马西莫,“我也想要那个粉钻项链,你不给我买我就不做我们沙菲奇家第二个高迪诺夫人了。”


 


“好好好,给你买给你买。”马西莫吻了吻她的额头。西尔维娅今天很美,即使没有沙菲奇家小花园里的铃兰花作为点缀,在马西莫心中眼里一样很美。


 


当然,婚礼现场最美的还是今天的新娘,洁白的长裙,繁复精致的工艺。这可是一件古董婚纱了,玛利·蒙塔古从她那十八世纪的衣柜里找出来送给卢卡斯的新娘作为结婚礼物。在人群中,这件古董婚纱曾经的主人却脱了她古典画像中的长裙,穿着当代最时髦的麻瓜衣着。靓丽的短裙,墨镜红唇,一样不少。她浅浅挽着同样麻瓜西装革履的怀特,两个人之间和谐的像是一对平凡的夫妻。


 


玛利·蒙塔古从画像中走了出来。她的美丽不会老去,爱也不会老去。


 


新娘一步一步走完红毯,与卢卡斯并肩而立。新娘的父亲把女儿的手交到卢卡斯的手里,老父亲头发稀疏容颜苍老,此时此刻却开心的像是个孩子。在这对新人面前,站着的是邓布利多。他没有像霍格沃兹每年开学一样说着:“笨蛋、哭鼻子、残渣、拧”,而是庄重且愉悦地为这对新人主持婚礼。


 


新郎新娘交换誓言之后,从邓布利多的魔杖杖尖喷射出金色的火花,将这对新人的双手紧紧绑在一起。詹卢卡见状,连忙送上保管已久的婚礼戒指。看着卢卡斯把戒指套在新娘无名指上,人群中爆发出激动的尖叫声和鼓掌声。


 


科林克里维唰唰按着快门,在婚礼上为这对新人记录下他们最为重要的时刻。


 


卢卡斯那只会迷路会撞人的猫头鹰,此时此刻稳稳衔来牡丹绣球花手捧花放在新娘的手里,新娘甜甜一笑,背对人群,将捧花抛了出去。


 


一片混乱之中,也不知捧花落入谁的手里。


 


等到还没有人主动站出举起捧花迎接所有人艳羡的目光,卢卡斯让詹卢卡去看看究竟是谁拿到了捧花。


 


詹卢卡拨开同样困惑的人群走到最后一排,只见满脸疑惑的菲利普手里拿着捧花。


 


“是你接到了捧花?”两人许久不见,没想到再度重逢,詹卢卡第一句话竟是问出了这个问题。


 


卢卡斯不明白为什么詹卢卡确认一个抢到捧花的人居然花了这么久的时间,把妻子交给伴娘后,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也走到最后一排查看情况。刚一来,菲利普便把捧花塞到这位新郎的手里。如此举动,困惑了所有人。


 


菲利普淡淡说,“不是我接到了捧花。”他指了指远方即将消失在草坪中的人。


 


褐色卷发,墨绿风衣,杏色尖头鞋,行步匆匆,一如往常。


 


所有人都是这黄金十年巅峰时代里最好的模样。有的人精诚不散终成连理,还有的人,渐行渐远渐无书。



评论

热度(13)

  1. Talmudhjaz 转载了此文字
    梦想成真的婚礼!
©Talmudh | Powered by LOFTER